發新話題
打印

服務照顧年老行動不便放心工作都經過專業訓練

服務照顧年老行動不便放心工作都經過專業訓練

從我有記憶以來,爸媽就不在一起。看護中心媽媽改嫁,我跟爸爸住,但他上班早出晚歸,總是桌上放100元讓我自理。國小六年,我的聯絡簿沒有一天有過家長簽名,老師永遠在那一格打上問號。爸爸退休後,拿著退休金到國外投資珠寶生意,我就一個人住三層樓,人家說單親家庭,我覺得我更像無親家庭。

好不容易爸爸回來,卻是投資失敗,只能把祖厝賣掉去當保全,也無法再負擔我的生活,只能託給非常少見面、早已改嫁的媽媽。那時我剛升國一,從南港搬到三峽,離開家鄉和朋友,在媽媽的新家庭住下。當時我覺得全世界都毀了。還有,你們這些混蛋,怎麼這樣把我踢皮球?

寄人籬下,還是很想爸爸,立志讀到高中,看護中心一定要搬回去和我爸住。但高二時,我媽罹患血癌、外婆失智,原本負責照顧外婆的舅舅也中風了,我媽就哭著拜託我,可不可以帶著外婆到外面住,自己請個看護照顧外婆?為了付房租和看護費,高中一畢業,我就進收入相對較好的殯葬業工作,從化妝、縫補、開靈車做到禮儀師,一做5年,還在那裡認識了前女友,最後因為她加入教會,教會朋友說這行不好,她離職,我也跟著離職。

結果離職不久,她就和我分手。什麼都沒了,我決定上街畫畫,因為紙筆顏料最便宜。某天我在西門町看見一個攤位上貼著經文「信是得著,必是得著」,意思是信上帝真的可以改變人生。我用45,000元租下,畫書包、手機殼、鑰匙圈,但生意很差,每天都在燒老本,心想,上帝你在玩我嗎?

因為畫很慢,我常畫到晚上所有店家都打烊,看護中心整條街都沒人了,還坐在那裡畫到早上,再畫到晚上,連續一、二天不回家。這樣畫了2年,某次因為媒體採訪,被看見,才突然打開知名度。前陣子我受邀到家扶中心帶小朋友畫畫,那些孩子或被家暴,或家庭失能,小小年紀就被送到陌生的地方和陌生人一起生活,我覺得自己懂他們,也開始懂了一些小時候不懂的事,譬如媽媽的先生願意接納我,其實很不容易;譬如爸爸把我交給媽媽,心裡一定也很難過。

3年前,外婆過世,我把爸爸接來一起住,但疏離太久,二人沒什麼互動,沒有感情流動的地方仍然不像家。我有交往多年的女友,可能要等結婚後,才能有個像樣的家。只是結婚又要顧慮很多事,想要一個家,真的好難。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