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解決銷貨收款週期的冗長

解決銷貨收款週期的冗長

根據CBC消息,近幾年來,隨著技術的進步,民眾不需要去銀行即可在手機應用程式中通過拍照的方式輕鬆將支票兌現。不過最近這一新技術卻遇到了一些問題,有人發現自己給別人寫的支票被兌現了兩次,從而帶來一些經濟損失。

一對企業主夫婦Stefan Marten和Pearl Scott-Marten就是受害者,他們的僱員收到工資支票以後,使用手機應用程式將支票兌現了兩次。這樣的事情先後發生了17次,夫婦倆損失了數千元,最終經過努力才將損失的金錢從銀行拿了回來。夫婦倆對此支票借錢感到非常失望。

從前,支票必須拿到銀行才能兌現,由銀行工作人員處理后收回,支票也不再流動。而現在,自從在手機上也可以兌現支票以來,支票並沒有被銀行收回或返還到寫支票的人手中,從而帶來了風險。

銀行安全專家Chester Wisniewski表示,這些應用程式的增加,使那些寫支票的人面臨風險。

而據網絡安全公司Sophos的一位專家Wisniewski說,手機應用程式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舊的銀行業務方法與新技術的配合不好。

這一現象的部份原因在於,美國人習慣使用支票,亦很滿意現況。而且未能享用其他金融服務的人群也能使用支票。金融專業人士協會金融服務總監亨特(Tom Hunt)表示,根據零售商的意見反映,許多長者和農村美國人仍然使用支票來支付雜貨和天然氣費用。有3350萬戶家庭特別依賴支票,這些家庭或者沒有銀行帳戶,或者以此獲得支票兌現和典當貸款等其它金融服務。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在2015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相比充份享受銀行服務的家庭,上述3350萬戶家庭通過紙質支票來獲得支付的比例要大得多。

銀行正試圖推動消費者使用更便宜、更快速的手機銀行和Venmo、PayPal等P2P服務,但年齡較大的美國人仍然沒有完全接受。美國聯儲局在2015年的一項調查發現,60歲及以上的智能手機用戶中,僅有18%的用戶曾使用過手機銀行;在2011年,這一比例為5%。而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最近的一份報告發現,雖然62%的千禧一代使用過P2P服務,但嬰兒潮一代和更年長人群的使用比例分別只有20%和10%。不過71%的受訪者認為,10歲以下的兒童將永遠不必學習如何開支票了。

美國銀行的數字銀行負責人摩爾(Michelle Moore)表示:「我們的客戶去年開了近十億張支票。支票將在一段時間內繼續存在,但是,P2P每一年的增長真的很顯著。」在商界,老習慣的改變尤其困難。法新社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企業對企業(B2B)支付仍然通過支票進行。該調查發現,自2013年以來,B2B支票支付的數量還略有上升。亨特說:「有更好、更快、更方便、成本更低的支付方式可以使用,但很多公司都無法克服這些方法的技術障礙。」

此外,美國的銀行體系非常零散,全美有超過一萬家存款機構,要全面改革將是一大挑戰;作為中央銀行的美國聯儲局也沒有監管權力來淘汰支票,亦無權規定美國人如何使用支付系統。

看看歐洲的情況。芬蘭的銀行早在1993年就停止發行支票了。瑞典通過收費和推廣其他支付方式大大減少了支票的使用。荷蘭在2002年廢除了支票,丹麥在今年初正式非廢除。目前僅德國、比利時和瑞士還在使用。由於消費者反對,英國延緩了在2018年之前逐步淘汰支票的計劃,但儘管銀行仍會處理支票,人們卻很少使用。法國則是歐洲的一個異端,2013年該國佔據了歐盟所有支票使用量的71%。

美國正在努力實現支付體系現代化,但美國聯儲局於2015年召集的一個「更快支付」工作小組承認,他們面臨著巨大的困難。該小組的任務是針對如何讓美國的銀行體系與世界其他地區保持一致而展開研究。工作小組在最終報告的上半部份中表示:「鑒於美國市場的廣度和複雜性,以協調的方式實施支付基礎設施的改進更具挑戰性。」後來,它發佈了下半部份的報告,確立了一個目標:在2020年之前建成可提供即時、安全的電子支付平台。技術已經有了,但正如報告所指,美國與其他國家不同,這裡的任何變革都將由市場驅動。

變革的到來還有很長時間。2003年,聯邦法例《支票21》(Check 21)通過,銀行首次獲准處理電子支票,不只是處理實際的紙質支票,但自那以後,美國人再沒看到支付系統有任何重大的改善。現在,幾乎沒有紙質支票通過銀行系統,結算時間已經縮短到大約一天,時間與電子支付相約,人們也可以在手機裡存放支票。

但對於居住在紐約的澳洲人塞爾(Jane Searle)等外籍人士來說,這仍算不上進步。她說:「人們有時會說起這個應用程式,它可以對支票拍照,然後加以處理,仿佛是一種創新一樣。實際上,這只是稍為美化一種可恥的落後做法。」


傳統上,拿支票到銀行存錢或兌現,原支票都會被銀行蓋章收走,不會出現同一張支票被兌現兩次的情況。但現在手機兌現支票流行,把支票掃描,上傳支票照片就可以兌現,導致有人有意無意地多次兌現同一張支票,開支票的人就得破財了。

最近,卑詩省一家酒吧老闆就遇到這種麻煩事。

據CBC報導,馬丁(Marten)夫婦在卑詩省弗農(Vernon)開酒鋪。一天,一名員工告訴他們,無意中拿著一張工資支票從Valley First信用社兌現了兩份工資。

這讓馬丁夫婦既沮喪又緊張。夫婦倆一查信用社記錄,吃驚地發現,這種事情居然發生了17次。

他們說,建酒吧、餐館和釀酒鋪的時候,沒請全職的記賬員,忙生意的同時,他們還得眼盯著賬戶,但從來沒有想到給員工的一張工資支票會被兌現兩次。

他們不得不與信用社交涉,爭取把被多兌現的工資收回來。

開始,信用社表示,馬丁夫婦需要自己承擔責任,因為他們沒有在支票出錯的60天內跟信用社聯系。後來多次交涉後,信用社同意賠償他們。

加拿大支付局於2013年允許各銀行接受經掃描或拍照的電子支票,但銀行如何檢測及處理重復兌現問題,目前沒有監管。

支付局的主管之一的拉龍德(Janet Lalonde)稱,支付局有明確規定,出具支票銀行有90天的時間鑒別及退回問題支票,并退回存金。

另一方面,銀行給開支票的個人30∼60天的時間,以發現支票及帳戶問題,並通知銀行更正。

拉龍德稱,接受支票銀行與開具支票銀行雙方,支票借錢都應該共同承擔支票被重復兌現的責任。

她還提醒開支票的個人,時常檢查自己的帳戶,確保不被重復扣錢。

使用支票有幾個重點,支票簿和印章分開放,不要在空白支票上先蓋章,要確定帳戶內有足夠存款,不要亂開空頭支票。雖然沒有票據法刑責,萬一跳票個人信用也會有污點,還是要謹慎使用。




一名劉姓遊客一時迷糊,在太魯閣牌樓附近買了烤香腸,卻忘了將自己背包帶走,險失36萬鉅款,幸經好心的商家報案及員警調閱監視器及動用員警攔停,最後找到失主,並安全領回這筆鉅款,迷糊的劉男頻對警方及商店老闆娘表示感謝。

花蓮縣新城分局指出,昨日下午14時,前來花蓮太魯閣旅遊的劉姓遊客在太魯閣牌樓短暫休憩拍照時,自己前往牌樓前的小商店買香腸解饞,離去時,竟將背包遺忘在商店內,然後自己搭乘小巴上山去了,商店老闆娘發現烤肉架旁多了一個黑色背包,遂向在附近執勤的員警報案,經富世所警員溫輔丁檢視背包內容物,發現裡面有個紅包,內夾5張金額共36萬新台幣的支票。

經老闆娘向員警說明該男性顧客的年紀及身穿棕色圍巾等特徵,再調閱店家的監視錄影器,發現該顧客是從晶英酒店的小巴下車,推測應是晶英酒店所承載的小型旅遊團,但該小巴已離去10分鐘了。

富世所警員溫輔丁熟以無線電呼叫長春祠、燕子口、慈母橋等崗哨同仁協助攔停晶英酒店的小巴。果然,在燕子口步道站崗的警員攔下1部正要上山的晶英酒店小巴,經員警上車詢問是否有人遺失黑色皮包?

此時,來自台北市的71歲劉姓男子才驚覺背包並不在身旁,幸好路程僅有10公里,同團隊友也一致同意陪劉男返程下山取回遺失物。劉男到富世派出所,檢視背包內之物品,均完好如初。

同團的隊友對花蓮警民的好人情盛讚不已,大讚最美的風景和人情都在花蓮,希望大家踴躍前來花蓮旅遊。



一名劉姓遊客在花蓮太魯閣牌樓前的小商店買香腸解饞,支票借錢離去時將放有36萬元支票的背包遺忘在店內,幸經好心的商家報案,員警調閱監視器及攔停,找到劉姓失主趕回領取,劉男對花蓮警民的好人情盛讚不已,希望大家踴躍前來花蓮旅遊。

新城分局指出,日前下午2時許,劉姓遊客在太魯閣牌樓短暫休憩拍照時,自己前往牌樓前的小商店買香腸解饞,離去時竟將背包遺忘在商店內,就搭乘小巴上山去了。商店老闆娘發現烤肉架旁多了一個黑色背包,遂向在附近執勤的員警報案,經富世所警員溫輔丁檢視背包內容物,發現裡面有個紅包,內夾5張金額共36萬新台幣的支票,價值不斐。

經老闆娘向員警說明該男性顧客之年紀及身穿棕色圍巾等特徵,再調閱店家之監視錄影器,發現該顧客係從晶英酒店的小巴下車,推測應是晶英酒店所承載的小型旅遊團,惟該小巴已離去10分鐘了。

劉男到富世派出所檢視背包內之物品均完好如初,同團的隊友均表示花蓮店家好心及誠實,大讚最美的風景和人情都在花蓮,希望大家踴躍前來花蓮旅遊。(圖/花蓮縣警察局提供)

富世所警員溫輔丁熟知下午時段,中橫公路各熱門景店都有同仁站崗交通疏導,遂用無線電呼叫長春祠、燕子口、慈母橋等崗哨同仁協助攔停晶英酒店的小巴。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