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擁有多益900分實力

擁有多益900分實力

新聞發佈後,不久即刷爆大陸的微信朋友圈,新聞媒體、微博網站也都爭相報導,〈永別了,神翻譯〉、〈別了,神翻譯!麻辣燙、拉麵都有了規範英文名了,好有趣〉、〈今日起,麻辣燙、拉麵、烤串有國家標準的英文名啦!再見,夫妻lung slice〉,紛紛現身標題,顯示這個議題眾所關切。

2017年6月20日,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國家標準委、教育部、國家語委在北京聯合發佈了「英譯規範」,多名研究專家一致推薦,以漢語拼音譯寫源自中國、深具中國特色的詞彙,如「圍棋」(weiqi)、「豆腐」(doufu)、「拉麵」(lamian noodles)、「餛飩」(huntun)等。這則新聞當時就已經紅遍了大半的微信微博和媒體網站,其紙本的《公共服務領域英文譯寫指南》,也於發佈會前數月,就悄悄地由北京的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出版。

翻譯時可順應原汁原味

我出身詞典學,研究漢語文化特色詞的英譯多年,發表過一些相關的學術論文與科普文章,長年來主張的,就是這樣一種向「異化」傾斜、朝我們語言靠攏、展現本族文化自信的翻譯策略。

講得淺白一點,在把漢語文化特色詞翻成英文時,翻譯公司我們無須過度遷就英語人士的接受程度,可以儘量順應我們中文的語言特點,具體操作的方法,就是透過音譯(漢語拼音)與借譯(逐字翻譯),來傳達漢語詞彙的原汁原味。

這樣的做法,並不是盲目的自我膨脹,更非唯我獨尊,而是客觀地體察語言現狀之後,所得致的通則與規律。

先以「春節」為例。春節是個深具中華文化特色的節日,傳統上,英語世界用得最多、最廣的翻譯,是採取「歸化」策略的Chinese New Year(中國新年)。所謂歸化,就是向他們靠攏,以他們的語言為主要依歸,譯文要盡可能地英文道地。英語世界本來就有New Year(新年)的說法,冠以Chinese(中國的)修飾,新構成的片語Chinese New Year(中國的新年;中國新年),對英語人士而言,就是一個幾乎感覺不到外國味的歸化詞。


然而,「春節」的英譯在海峽兩岸的標準答案卻並非如此,而是個「中度異化」的借譯詞Spring Festival(春天的節日)。「春」的英文是spring,「節」的英文是festival,「春節」逐字翻譯而成Spring Festival。英文的Spring Festival借譯自中文的「春節」,此即中度異化的展現。也就是說,個別的單詞,都是英文既有的詞語,全新的組合,卻因向我們中文的概念結構傾斜,對英語人士而言,可能存在著些許(中度)的異質感(異化)。

至於重度異化的「春節」英譯,就是以漢語拼音轉寫的音譯詞Chunjie了。絕大多數的英語人士看到Chunjie,都不會知道是什麼意思,這個Chunjie給了他們明顯(重度)的異質感(異化)。對他們而言,這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外國詞語,非得查閱詞典或上網搜尋,否則無法了解其義。絕大多數的華人看到了Chunjie,肯定也不免滿腹狐疑:「春節」的英譯怎麼可能直接訴諸語音、採用漢語拼音?答案是肯定的。這不是無的放矢,而是良有所本。英國權威的《柯林斯英語詞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就以主詞條(main entry)收錄了Chunjie,並以26個單詞的篇幅,給Chunjie做了精簡翔實的定義。

為什麼拉麵不叫ramen?

回到不久前中國大陸正式公告施行的「英譯規範」。一些漢語文化特色詞的英譯,採取的就是如Chunjie(春節)般、重度異化的音譯策略,如「圍棋」(weiqi)、「豆腐」(doufu)、「拉麵」(lamian noodles)、「餛飩」(huntun)。

這樣的做法,贊成者有之,質疑者相信也不在少數。我們不妨先看一組資料。


近些年來,英語世界最大、最權威的《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新收錄了不少漢語文化特色詞,詞典還附上了實際使用的豐富例證,如jiaozi(餃子)、bao(包子)、wuxia(武俠)、tui na(推拿)、qipao(旗袍)、guanxi(關係)、goji berry(枸杞)、char siu(叉燒)、siu mei(燒味)、yum cha(飲茶)、milk tea(奶茶)、dai pai dong(大排檔)等。除了少數是中度異化的借譯詞之外(如milk tea「奶茶」),大部分都是重度異化的音譯詞(多源自國語和廣東話)。

針對「英譯規範」裡的這些圍棋、豆腐、拉麵、餛飩的翻譯,或曰,「圍棋」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go嗎?怎麼會是漢語拼音的weiqi呢?「豆腐」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tofu、或行之有年的bean curd(豆製凝乳)嗎?怎麼另創了一個漢語拼音的doufu?「拉麵」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ramen、或是英譯的hand-pulled noodles(手拉麵條)嗎?怎麼可能是漢語拼音的lamian?「餛飩」的英文,不是早有源自廣東話的wonton,為何還用漢語拼音的huntun?

的確,圍棋、豆腐、拉麵、餛飩這幾個文化特色詞,原本就已經有了固定、常見的英譯,「英譯規範」的作法,除了延續主流的音譯策略之外,還更進一步,把文化主體性列入考慮,藉此正本清源。圍棋、豆腐、拉麵均源自中國,其常用的英譯go、tofu、ramen也最終源自中文,當代中國視角的圍棋、豆腐、拉麵,用的理當是漢語拼音的weiqi、doufu、lamian。至於餛飩的英譯,源自廣東話的wonton或可保留給「雲吞」,漢語拼音的huntun就用來指稱一般的「餛飩」。

或論,這些概念事物,英文已有現成的詞彙,何苦另起爐灶,徒增困擾?非也。英文海納百川,包容性極強,即使現成的詞彙能表達相關的概念事物,英文還是樂於接受新的同義詞。茲舉一例。英文裡表「少量、些微、一點點」的字眼相當多,但它還是向日文借了一個skosh(“少ウ”,日文羅馬字作sukoshi),這還是個用得頗為普遍的詞語。

Skosh (n.)

釋義:a small amount

例句:I learned that the Turbo 翻譯公司S is livable as an everyday car, with a ride quality a skosh firmer than a standard 911.

音譯是國際慣例首選

OED和「英譯規範」這樣的作法,事實上再正常不過。鑒往知來,放眼世界,訴諸音譯,是翻譯文化特色詞常見的策略。文化特色詞有其特殊性,在翻成英文時,國際慣例的首選就是音譯。音譯不僅自然直覺,又能最大限度保留原汁原味。

不過國人對音譯的反應,似乎是質疑強過認可,批評多於肯定。許多人認為音譯誰都會,簡單直白,毫無學問可言,而且音譯出來的全新說法,外籍人士不會懂。即使眾多證據擺在眼前,遲疑、否定之聲,依舊揮之不去。

文化自信並不是文化自大。過去的我們,因翻譯公司種種原因在歐美面前或許自信不足,現在中國大陸的國力日強,文化自信也隨之而來,對於漢英詞彙翻譯的思維,也逐漸開始轉向。但這並不是文化自大,而是回歸平常心,是個本該就有的態度。

兩岸華人正視自己的價值,在漢英詞彙的翻譯上依循語言的規律,順天應地,不卑不亢。見微知著,在中國大陸「英譯規範」的這件事情上,我們看到了一個可長可久的方向。
新聞發佈後,不久即刷爆大陸的微信朋友圈,新聞媒體、微博網站也都爭相報導,〈永別了,神翻譯〉、〈別了,神翻譯!麻辣燙、拉麵都有了規範英文名了,好有趣〉、〈今日起,麻辣燙、拉麵、烤串有國家標準的英文名啦!再見,夫妻lung slice〉,紛紛現身標題,顯示這個議題眾所關切。

2017年6月20日,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國家標準委、教育部、國家語委在北京聯合發佈了「英譯規範」,多名研究專家一致推薦,以漢語拼音譯寫源自中國、深具中國特色的詞彙,如「圍棋」(weiqi)、「豆腐」(doufu)、「拉麵」(lamian noodles)、「餛飩」(huntun)等。這則新聞當時就已經紅遍了大半的微信微博和媒體網站,其紙本的《公共服務領域英文譯寫指南》,也於發佈會前數月,就悄悄地由北京的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出版。

翻譯時可順應原汁原味

我出身詞典學,研究漢語文化特色詞的英譯多年,發表過一些相關的學術論文與科普文章,長年來主張的,就是這樣一種向「異化」傾斜、朝我們語言靠攏、展現本族文化自信的翻譯策略。

講得淺白一點,在把漢語文化特色詞翻成英文時,翻譯公司我們無須過度遷就英語人士的接受程度,可以儘量順應我們中文的語言特點,具體操作的方法,就是透過音譯(漢語拼音)與借譯(逐字翻譯),來傳達漢語詞彙的原汁原味。

這樣的做法,並不是盲目的自我膨脹,更非唯我獨尊,而是客觀地體察語言現狀之後,所得致的通則與規律。

先以「春節」為例。春節是個深具中華文化特色的節日,傳統上,英語世界用得最多、最廣的翻譯,是採取「歸化」策略的Chinese New Year(中國新年)。所謂歸化,就是向他們靠攏,以他們的語言為主要依歸,譯文要盡可能地英文道地。英語世界本來就有New Year(新年)的說法,冠以Chinese(中國的)修飾,新構成的片語Chinese New Year(中國的新年;中國新年),對英語人士而言,就是一個幾乎感覺不到外國味的歸化詞。


然而,「春節」的英譯在海峽兩岸的標準答案卻並非如此,而是個「中度異化」的借譯詞Spring Festival(春天的節日)。「春」的英文是spring,「節」的英文是festival,「春節」逐字翻譯而成Spring Festival。英文的Spring Festival借譯自中文的「春節」,此即中度異化的展現。也就是說,個別的單詞,都是英文既有的詞語,全新的組合,卻因向我們中文的概念結構傾斜,對英語人士而言,可能存在著些許(中度)的異質感(異化)。

至於重度異化的「春節」英譯,就是以漢語拼音轉寫的音譯詞Chunjie了。絕大多數的英語人士看到Chunjie,都不會知道是什麼意思,這個Chunjie給了他們明顯(重度)的異質感(異化)。對他們而言,這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外國詞語,非得查閱詞典或上網搜尋,否則無法了解其義。絕大多數的華人看到了Chunjie,肯定也不免滿腹狐疑:「春節」的英譯怎麼可能直接訴諸語音、採用漢語拼音?答案是肯定的。這不是無的放矢,而是良有所本。英國權威的《柯林斯英語詞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就以主詞條(main entry)收錄了Chunjie,並以26個單詞的篇幅,給Chunjie做了精簡翔實的定義。

為什麼拉麵不叫ramen?

回到不久前中國大陸正式公告施行的「英譯規範」。一些漢語文化特色詞的英譯,採取的就是如Chunjie(春節)般、重度異化的音譯策略,如「圍棋」(weiqi)、「豆腐」(doufu)、「拉麵」(lamian noodles)、「餛飩」(huntun)。

這樣的做法,贊成者有之,質疑者相信也不在少數。我們不妨先看一組資料。


近些年來,英語世界最大、最權威的《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新收錄了不少漢語文化特色詞,詞典還附上了實際使用的豐富例證,如jiaozi(餃子)、bao(包子)、wuxia(武俠)、tui na(推拿)、qipao(旗袍)、guanxi(關係)、goji berry(枸杞)、char siu(叉燒)、siu mei(燒味)、yum cha(飲茶)、milk tea(奶茶)、dai pai dong(大排檔)等。除了少數是中度異化的借譯詞之外(如milk tea「奶茶」),大部分都是重度異化的音譯詞(多源自國語和廣東話)。

針對「英譯規範」裡的這些圍棋、豆腐、拉麵、餛飩的翻譯,或曰,「圍棋」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go嗎?怎麼會是漢語拼音的weiqi呢?「豆腐」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tofu、或行之有年的bean curd(豆製凝乳)嗎?怎麼另創了一個漢語拼音的doufu?「拉麵」的英文,不是源自日文的ramen、或是英譯的hand-pulled noodles(手拉麵條)嗎?怎麼可能是漢語拼音的lamian?「餛飩」的英文,不是早有源自廣東話的wonton,為何還用漢語拼音的huntun?

的確,圍棋、豆腐、拉麵、餛飩這幾個文化特色詞,原本就已經有了固定、常見的英譯,「英譯規範」的作法,除了延續主流的音譯策略之外,還更進一步,把文化主體性列入考慮,藉此正本清源。圍棋、豆腐、拉麵均源自中國,其常用的英譯go、tofu、ramen也最終源自中文,當代中國視角的圍棋、豆腐、拉麵,用的理當是漢語拼音的weiqi、doufu、lamian。至於餛飩的英譯,源自廣東話的wonton或可保留給「雲吞」,漢語拼音的huntun就用來指稱一般的「餛飩」。

或論,這些概念事物,英文已有現成的詞彙,何苦另起爐灶,徒增困擾?非也。英文海納百川,包容性極強,即使現成的詞彙能表達相關的概念事物,英文還是樂於接受新的同義詞。茲舉一例。英文裡表「少量、些微、一點點」的字眼相當多,但它還是向日文借了一個skosh(“少ウ”,日文羅馬字作sukoshi),這還是個用得頗為普遍的詞語。

Skosh (n.)

釋義:a small amount

例句:I learned that the Turbo 翻譯公司S is livable as an everyday car, with a ride quality a skosh firmer than a standard 911.

音譯是國際慣例首選

OED和「英譯規範」這樣的作法,事實上再正常不過。鑒往知來,放眼世界,訴諸音譯,是翻譯文化特色詞常見的策略。文化特色詞有其特殊性,在翻成英文時,國際慣例的首選就是音譯。音譯不僅自然直覺,又能最大限度保留原汁原味。

不過國人對音譯的反應,似乎是質疑強過認可,批評多於肯定。許多人認為音譯誰都會,簡單直白,毫無學問可言,而且音譯出來的全新說法,外籍人士不會懂。即使眾多證據擺在眼前,遲疑、否定之聲,依舊揮之不去。

文化自信並不是文化自大。過去的我們,因翻譯公司種種原因在歐美面前或許自信不足,現在中國大陸的國力日強,文化自信也隨之而來,對於漢英詞彙翻譯的思維,也逐漸開始轉向。但這並不是文化自大,而是回歸平常心,是個本該就有的態度。

兩岸華人正視自己的價值,在漢英詞彙的翻譯上依循語言的規律,順天應地,不卑不亢。見微知著,在中國大陸「英譯規範」的這件事情上,我們看到了一個可長可久的方向。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