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買衣服的實用技巧!值得收藏

買衣服的實用技巧!值得收藏

,服裝界一年僅春夏、秋冬兩次大型發布會,現為每週一次,「設計圈掀起Copy(複製)無罪風潮,」義傑事業設計師兼品牌總監成家嘉說,服裝品牌秀後,不到二個月,市場就出現山寨版。

其中,帶起快時尚風潮的Zara就擁有200位設計師,每年設計4萬款衣服,其中有1萬2000款投入生產。

約莫十幾年前,一家成衣廠20週內可接到四種款式、共四萬件的訂單;現在五週內能接到四種款式、每款500件的生意,就很幸運了。

2010年,成家嘉在牛仔服裝公司服務時,就感受到快時尚的衝擊。連內銷牛仔服裝都被逼著推新款,原先只設計50款,後來增至80款,愈來愈少量多樣。

時尚變垃圾原因2〉成衣進口量成長 廉價品充斥

一般時裝更吹起快時尚風潮,為迎合大眾需求,價錢也愈壓愈低。大量且低廉服飾充斥市場,消費者趨之若鶩,服裝也淪為「拋棄式」物品。

走一趟台北火車站地下街商場,隨處可見一件100、200元的衣服。這些低廉服飾到底來自何處?

紡拓會祕書長黃偉基坦承,台灣民眾所穿的服裝近七成五都是進口,2016年成衣服飾進口值達590億元,遠大於台灣製的內銷值197億元。主要來源是中國大陸與越南等東協國家。

根據紡拓會的資料顯示,從大陸進口的成衣服飾占比從2007年的39%增至2016年52%;越南更急起直追,2008年一舉越過香港,位居第二,占比來到14%,總計東協國家達到23%。

以成衣批發重鎮台北五分埔為例,很多貨源都來自大陸東莞的虎門。到過虎門的黃偉基形容,那裡一棟批發大樓就是台北信義計畫區四棟新光三越百貨大,而且有20、30棟之多,成衣供應量之龐大,令人瞠目結舌。

近年台灣的成衣進口量逐年成長,與快時尚不無關聯。2016年的成衣及服飾進口值較2007年成長72%,就是有力的證明。

時尚變垃圾原因3〉網購衝動消費 買完發現不合適

另外,網購的崛起,更助長服飾的熱銷與快速淘汰。中國在2014年已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電商市場,美國預估2016至2017年的網購成長率為17.2%;網購的便利性更催化消費者採購意願。

中國的淘寶網已成為台灣夜市、擺攤或商店的訂貨平台。「淘寶有900萬家合作廠商,想買什麼都能買到,」一位透過電商訂貨的服飾店業者說。

不僅商家上網訂貨,年輕人也習慣網購衣服。黃偉基說,這種貨到付款的方式,很容易讓消費者衝動購物,常常買完才發現用不到或不合適。

從車站地下商場到各個夜市、路邊攤,到處都是299、399元的衣服。一位粉領族每天從捷運站到公司的路上,騎樓下都擺滿各種流行服飾。「很便宜,只要看到喜歡,毫不猶豫就會買,」她的櫥櫃也不知不覺被塞爆。

但低廉服飾材質普遍不佳,洗幾次就破損,只好丟棄,變成「賣愈快、買愈多、丟愈快」的新型商業模式。

一位30歲上班族回想自己丟衣服時毫不心疼,有的甚至連標籤都沒拆就丟,每季清理衣櫃時,才發現怎麼有這麼多沒穿過或不想要的衣服。

愛惜衣物的宸諾公司執行長蔡佳宸感嘆地說,我們原本是衣服的主人,卻被衣服綁架。衣服絕不能像免洗碗筷、拋棄式眼鏡,說丟就丟。

時尚變垃圾原因4〉衣服太多 有兩成幾乎沒穿過

消費者購買行為轉變,也讓今日的時尚變成明日的垃圾,衣服停留手上的時間愈來愈短。

根據英國公益組織(WRAP)調查指出,英國每個家庭的衣櫃有三成衣服至少一年沒穿過;平均每件衣服僅穿兩年兩個月。

台灣綠色和平2016年元月也針對20至45歲台灣民眾調查,平均每人有75件衣服,其中兩成約15件衣服幾乎沒有穿。

當衣服被穿的時間縮短,意味丟棄速度更快,導致舊衣市場不斷成長,初估歐盟每年產約150至200萬噸的舊衣。

台灣丟棄的數量也不斷增加。以高雄市為例,環保局清潔隊收到的舊衣逐年成長,2012年才221.5噸,2016年增至279噸,2017年1至10月已超越2016年,為379公噸。

舊衣被整理後,有些還能再利用,2014年,全球舊衣交易量約有430萬噸,相當107萬5000隻非洲大象的重量。主要輸出國為美、德、英、韓、日、荷蘭、馬來西亞、比利時、中國與法國。

但隨著廉價服飾品質大幅滑落,加上中國從進口國變成輸出地,全球二手衣市場已瀕臨崩潰。

2016年奧地利《廢棄物管理世界》的報導指出,破壞二手衣市場的原因來自大量且品質低劣的成衣。

該報導引述英國紡織回收協會總監艾倫·惠勒(Alan Wheeler)的話表示,若品質不振,需求會持續下探,在缺乏循環經濟概念下,很可能面臨「二手衣危機」。

無法再利用的舊衣就變廢棄物。以美國為例,2015年約有965萬噸紡織品垃圾,被送進掩埋場。

不管舊衣垃圾最終是被焚化或掩埋,除製程中的耗能與汙染外,燒毀的同時也對地球帶來負擔。

羅可容說,服裝的生產系統為環境帶來巨大影響,除大量耗能、使用化學物質、增加排碳量外。品牌商為取得競爭優勢,將生產線設在勞力成本低廉、政策鬆散的國家,甚至用不人道方式對待員工,並造成環境的汙染。

近年來,在綠色和平組織等團體倡議下,全球時裝產業終於吹起無毒生產的風潮。台灣雖起步較慢,也已有設計師、紡織業者用行動向「永續時尚」邁進。

部分消費者也開始扭轉穿衣哲學。一位28歲上班族女性賦予舊衣新生命。「媽媽的嫁妝,洋裝、大衣材質都很好,她一直留著,捨不得丟掉,」她說,媽媽很開心看到衣服穿在女兒身上。

改變消費習慣 穿久一點、少丟一點

其實,對環境最有幫助的就是延長衣服使用年限。研究報告顯示,衣服的壽命從一年延到兩年就可以讓溫室氣體排放量在一年內減少24%。購買二手衣,每取代一公斤新生棉花,可節省65度電,能吹變頻冷氣(四坪空間)26小時;每取代一公斤的聚酯,可少用90度電,足供9瓦的省電燈泡連續開一萬小時。

另外,英國科學家調查指出,英國消費者只要多使六合彩
用衣服九個月,可降低兩成、約50億英鎊(台幣2024億元)的資源成本。

當過剩衣物已對環境造成負擔時,我們是否應該重新檢討看待衣服:適度地買、穿久一點、少丟一點。與其坐等舊衣垃圾占領地球,不如從自身開始做點事吧!

每個人幾乎都有好幾件T恤,但鮮少人知道製作一件棉製T恤,從種植棉花、織布染整到生產完成,要用掉多少水?

答案是2720公升,假設每人日飲2.5公升的水,足夠喝三年之久。

眾所皆知,紡織業是最古老產業之一。近幾年來,科學家才赫然發現,原來衣服也是破壞海洋生態的元兇之一。

翻閱國際綠色和平組織、大學院校、研究單位的調查報告,各種觸目驚心的數據,揭示著大家都是危害環境的幫兇。

殘酷真相1〉耗水、耗電 排碳量更驚人

根據2017年哥本哈根時尚高峰會的報告顯示,2015年時裝產業消耗近800億立方公尺的水量,相當台灣(含離島)94座水庫有效總容量(約20.8億立方公尺)的38.46倍;並產出近100萬噸的二氧化碳、9200萬噸的廢棄物。

如果涵蓋從生產、運輸、消費、洗滌、烘乾、乾洗等過程,每年時裝業的排碳量更驚人,約製造8億5000萬噸的二氧化碳,占全球總排放量3%。

以每人必備的牛仔褲來說,用水量更可觀。根據WWF(世界自然基金會)的研究指出,製作一條牛仔褲要用到一公斤棉花,平均種一公斤棉花所需水量為8506公升,足以讓每人泡澡(200公升浴缸)43次或淋浴(約70公升)122次。

這還不包括製衣過程中最耗水的染整過程。一般染整廠染約70萬碼(約64萬公尺)的布,即需用掉近315萬公升的水。另外,用電量也不小。以織一噸的棉布料為例,就要用掉6萬5000千瓦的電力。以一般人一個月用電約350度換算六合彩開獎,相當染整一小時可供應約1800個家庭使用。

如果你以為紡織業僅是耗水、耗電,那就錯了。

殘酷真相2〉染料廢水含72種有毒化學物質

根據印度Panjab大學時裝技術學院教授麗塔.康德(Rita Kant)刊登在《自然科學期刊》(Natural Science)的研究論文指出,世界銀行估計,全球17至20%的工業廢水汙染來自紡織染整業,染整的廢水包含約72種有毒化學物質,其中有30種無法去除。「這對服裝和紡織廠來說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環境問題,」康德的報告結論。

她又進一步表示,目前紡織業有3600多種染料,在染色、印花布料的過程中,也使用超過8000種的化學品。紡織廢水是造成環境退化與人類疾病的原因之一,約40%著色劑含有已知致癌物質。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曾在牛仔服飾工作的設計師指出,牛仔布要用許多化學原料染色、洗色,每次進入工廠就會聞到一股酸酸、刺鼻的味道。經過不斷洗滌,才能製成好看的牛仔褲,用水非常驚人,還會排放大量廢水。還好台灣廠商多會注意製程汙染,多數大廠都取得認證,但新興或開發中國家就很難說了。

根據中國大陸「中外對話」一篇「牛仔之都的汙染之痛」報導指出,廣東新塘鎮是牛仔褲第一名鎮,全球每銷售三條牛仔褲,就有一條來自新塘。

當地流行一句話:「解決不了汙染問題,送你一棟在新塘的樓,千萬別要!」牛仔褲需要經過設計製作、洗水、打釘、剪線和包裝等過程。其中,最重要的是洗水,就是將牛仔布料做舊、顯出質感的環節。「到六合彩開獎號碼查詢洗水廠幹了兩個月才知道,印染、洗染……要大量使用化學製劑,當地人告訴我,在這個行業做久的人,生不出孩子,」在新塘海洋洗水廠做工的楊明(化名)說。

至今,這些情節仍在開發中國家上演著。

綠色和平組織專案主任羅可容說,我們的環境已達到臨界點,難有能力消化紡織業排放的溫室氣體,有毒、有害物質及廢棄衣物。

其實,過去60幾年來,衣服的材質發生巨大變化。1951年,美國杜邦公司產出全球第一件聚酯(Polyester)西裝。聚酯是從原油提煉出來的塑膠,也可用來做寶特瓶。

TOP

發新話題